首页 政经 正文

消费降级VS消费升级:真相是什么?

2018-09-13 16:37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京东金融 消费降级

摘要:京东金融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建议,为了防止消费过快下滑、鼓励消费、扩大内需,防止消费降级情况的普遍蔓延,应该降低个人所得税,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消费。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季晓莉

最近有一些外媒报道认为,随着我国国内经济面临放缓压力,消费随之降温,股市暴跌、人民币贬值,中美贸易战也让许多人感到不安,各阶层开始学习从各方面缩衣节食,中国“消费降级时代”来临。一时间舆论汹涌,“消费降级”是否成立有了两种不同意见。

 图为网易严选商品目录。网易严选是品牌制造商制造的高质低价商品,满足了消费者对商品价廉物美的需求,有人称这是理性消费而非消费降级。 

图为网易严选商品目录。网易严选是品牌制造商制造的高质低价商品,满足了消费者对商品价廉物美的需求,有人称这是理性消费而非消费降级。

2018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均处于趋势下行通道(%)资料来源:Wind,光大证券研究所 

2018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均处于趋势下行通道(%) 资料来源:Wind,光大证券研究所

支持“消费降级”说的表示,今年年初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增速大幅回落,互联网二手转让平台和低价消费品销售平台火爆,大量P2P爆雷的同时居民收入增速下降等现象均说明消费出现明显降级趋势。支持“消费升级”的则提出,中国消费对GDP贡献持续加大,上半年接近8成,教育、医疗、旅游等服务类消费持续提升,高端消费品、海外购物十分旺盛。

那么消费升级还是降级,真相是什么?政府应该如何调整政策,才能达到鼓励消费、稳定经济的目的?

微信公众号眼里的“消费降级”

当下,“吐槽”消费降级最热烈的当数各种微信公众号。他们似乎都一夜之间发现自己或身边人正在从“高大上”的中产或小资消费层次“迫降”到与普通老百姓一样精打细算的“低级”消费档次上。

“前几年还都是吃喝玩乐,无所不欢,转眼大家似乎突然都穷了。情侣间吃大餐的频率越来越低;用苹果手机的开始换成价钱不到一半甚至1/3的安卓机;常喝咖啡的同事开始拼着买超级便宜的连咖啡和瑞幸咖啡来代替星巴克和costa;闺蜜们从相约吃高端甜品转向开始抢打折的蛋糕和买做活动的麦当劳;打车通勤的白领陆续开始坐地铁甚至骑车;点外卖的开始越来越纠结价钱和优惠券,甚至有朋友为了省钱,开始自己种豆芽和红薯叶拌着吃;爱玩游戏的朋友开始戒掉烧钱的游戏转向单机游戏;高花销的娱乐方式转向宅着刷抖音……”

“欧美旅游降级为东南亚旅行;出行滴滴变成出门共享单车;衣服奢侈品降级成优衣库;舍弃大牌护肤品,追求性价比日系保养品;健身卡不办了,公园跑跑步。下班以后去超市买晚场减价的水果,8点以后去面包房买打折的面包。能吃重庆小面的就别吃意面,同样价钱质量差距不大的,能买便宜就别买贵。”

“去年,我们最爱看的文章还是《他放弃百万年薪环游世界:原来这才是生活》《若不自爱,何来人爱:这个春天必买的十款连衣裙》《京城不得不去的五家西餐厅:会吃的人,运气不会太差!》《这10家性冷淡风酒店更有格调!》,而今年年初,‘隐形贫困人口’的概念开始走红,我们终于认清了‘诗和远方的慢生活’不过是生活式博主的糖衣炮弹。”

微信公号“寻空的营销启示录”指出,消费升级的特点是时间、消费体验、消费品味比价格更重要;而消费降级的特点是降低效率、体验、个性、品味、态度,在最高程度上实现物美价廉。例如,拼多多成为低线城市的淘宝,商品包括12元钱30卷的卫生纸,9.9元的5斤装猕猴桃,29.9元的牛仔裤。

而滴滴、共享单车、转转、闲鱼等共享和二手平台大量涌现,一定程度上针对的是消费降级的人,他们不太在乎品牌所赋予的气质,这些平台用更低的价格满足了他们最基本的使用需求。

正方:消费降级了,这些是“证据”

近一年来,中国月度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总体呈现下行的趋势,7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名义增长8.8%,比6月回落0.2个百分点。汽车消费增速7月下行2.0%,是拖累消费增长的主要方面。与此同时,房地产相关消费表现较差。

京东金融大消费数据指数涵盖家用电器、手机数码、酒类、服装鞋包、家居家装等12个行业,是中国消费情况的风向标,同样呈现增速回落态势。上半年家用电器、家居家装、手机数码同比增速分别为31%、13%和23%,分别比去年平均水平回落了20、16和12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发布的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指出,今年6月,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出现了24个月以来首次明显下降,并可能在未来3~6个月内持续降温。

安信研究团队认为,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导致收入增长明显放缓,对以工资收入为主要消费支出来源的家庭不利,但对企业主和拥有大量财富的群体则影响较小。今年上半年,相对于GDP实际6.8%的增长,城镇居民的收入增长仅为5.8%,低于GDP增长,而在2012年,这一数值还要接近10%,高于GDP增速。与此同时,家庭支出的压力并未减少,对于收入增速缓慢的部分群体来讲,如果还要面临年龄的增长与家庭结构转变带来的消费支出增加,可能会出现当前消费欲望降低的情况。

同时,家庭金融资产的波动也会影响可支配收入。过去一年来,伴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持续,相当一部分居民的金融资产收益下滑。

事实上,局部“消费降级”部分源自于一二线城市高房价的挤出效应和消费金融的迅速普及。消费水平超出消费能力,就会体现为对部分其他产品的“消费降级”。随着居住、汽车、教育、文化娱乐等方面支出的增多,而总收入保持不变,势必压缩生活必需品消费,体现出的是消费结构调整。

例如,孩子的生育和培养支出是目前很多家庭最大的成本开支,也是局部“消费降级”的主要原因之一。新浪《2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数据显示,中国家庭的教育消费意愿很强,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收入的20%以上,43.96%的受访家庭中,辅导班在教育消费中占比最大。有30%的家长愿意支付超出其消费能力的学费,教育支出正在挤出家庭的其他消费。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
博评网